國際航空港與城市一體化發展的經驗與啟示
2020-01-21 11:14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一、國際航空港與城市一體化發展具有三種驅動模式

1、大型國際機場驅動發展模式

該模式以亞特蘭大為典型代表。亞特蘭大的哈茨菲爾德-杰克遜國際機場是連續20年蟬聯全球機場客運量首位的大型國際機場,強大的客流量拉動了機場附近商務辦公、會展會議、酒店餐飲等高端商務快速發展,讓亞特蘭大發展成為國際著名的航空城。為了促進航空城一體化發展,主要實施了三方面舉措:一是建立了以機場為核心的便捷綜合交通網絡。公路運輸方面,亞特蘭大機場連接四條洲際高速公路,超過100家的汽車運輸公司為該機場提供快速的地面運輸服務;鐵路運輸方面,亞特蘭大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成為了一座鐵道城,現在的亞特蘭大有直接通往南諾?撕褪兄行腃SX交叉鐵道線的貨運鐵道線路,旅客可以乘坐火車從多個城市前往亞特蘭大,火車站與亞特蘭大MARTA鐵道系統相連接。二是強化綜合交通網絡的有機銜接,實現機場與周邊城市無縫銜接,亞特蘭大哈茨菲爾德-杰克遜國際機場的中轉率高達70%,成為了城市要素跨區域流動核心節點,進而帶動了城市發展。三是強化機場周邊地區的多部門合作開發。亞特蘭大哈茨菲爾德-杰克遜國際機場與政府、企業、大學和其他非盈利機構合作,形成亞特蘭大航空城聯盟,針對機場周邊地區進行深度開發,并通過合作開拓國際市場提高航空城的國際影響力。

2、大飛機制造企業驅動發展模式

該模式以西雅圖為典型代表。西雅圖是波音公司所在地,為降低飛機部件運輸成本,減少運輸時間,圍繞塔科馬國際機場,西雅圖由內到外依次布局飛機總裝企業、飛機主要部件制造企業、二級和三級配套商及其他相關企業,充分體現以機場為中心、向外依次遞推的階梯式產業布局。該模式主要是依托大飛機制造企業的驅動,打造完整的航空產業鏈,實現機場發展與飛機制造企業聯動,飛機制造基地發展與城市發展協同的模式。其中,波音公司發揮了核心作用,其在西雅圖的飛機制造裝配基地成為航空制造產業鏈的龍頭。波音公司的入駐也吸引了眾多以臨空經濟為依托的世界頂級科技公司落戶西雅圖,如微軟和亞馬遜總部都設在西雅圖,Google、Facebook、Twitter、eBay等在西雅圖設立區域總部,從而帶動了當地經濟繁榮。

3、政府優惠政策驅動發展模式

該模式以蒙特利爾為代表。蒙特利爾主要借助政府對航空產業的支持,吸引了一大批國際航空組織的功能性機構總部和大批航空制造企業落戶[1],進而實現全球航運要素的集聚,促進了航空城的發展。主要措施有兩個:其一是降低航空制造企業稅率。例如,為提升本土航空制造企業的競爭力,蒙特利爾政府對其征收較低的企業稅,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測算,蒙特利爾航空制造企業的運營成本比法國同類企業低13.05%,比美國同類企業低9.7%,此外,蒙特利爾還推出了“前兩年100%減免所得稅、第三年減免75%、第四年減免50%、第五年減免25%”的外國航空研究人員專項減稅政策。其二是打造高效的智力支持平臺。蒙特利爾通過集聚世界一流的航空院校、研究機構和企業內部研發中心,為其航空制造企業培養了大量的航空專業人才。

二、國際航空港與城市一體化發展經驗對上海的啟示與借鑒

盡管國際上航空港與城市一體化發展具有多種驅動模式,但總體上呈現出五方面的經驗規律:一是以高效的機場中轉功能為基礎,據VariFlight 2016年7月發布的“機場連通性指數”(主要用于評估機場的中轉樞紐功能)顯示,亞特蘭大機場和西雅圖塔科馬機場分別位列全球第1和第12,而浦東機場和虹橋機場分別位列34和43;二是以多方位的政策支持為保障,如波音公司每年通過稅收豁免、稅收優惠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途徑,獲得近40 億美元的政府補助;三是以完善的綜合交通網絡為載體,如波音公司的兩個總裝工廠倫頓與埃弗雷特分別位于西雅圖南北方,均通過公路、鐵路與海港進行快速聯絡,保障了飛機總裝工廠的高效運營;四是以充足的智力資源為支撐,如西雅圖則擁有開設航空相關專業的華盛頓大學和西雅圖大學,且波音公司也是培養世界級優秀航空人才的重要基地;五是以完整的航空產業鏈為動力,如蒙特利爾航空產業集群主要由總承包商和飛機維修中心、航空設備制造商、子承包商和特種產品提供商等相關企業組成,不同定位、層級的企業互為補充,形成了較為完整的航空制造產業鏈。

上海在加快建設國際航空樞紐港,提升空港樞紐功能能級的過程中,要順應國際趨勢,著力推進港城一體化。

1、無縫對接多式聯運,實現航空港與城市綜合物流一體化

借鑒國際航空城市交通發展經驗,構建以機場為節點,以復合交通走廊為骨架,以公共交通為主導的多層次、多功能、多元化的綜合交通體系,實現機場與城市交通一體化發展。一是做好市內多式聯運無縫對接,實現空鐵、空陸、空海等運輸一體化。二是推動上海機場、上海港、上海東站和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一體化,依托上海港、浦東機場以及高鐵網絡,推動保稅物流與非保稅物流、國際物流和區域物流、航空物流與海運物流的結合,實現航空物流與城市物流一體化。

2、協調航空功能區域,實現航空港與城市空間一體化

打造“一軸”(浦東機場-虹橋機場中軸)、“雙核”(浦東機場與虹橋機場)和“三區”(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祝橋航空城和上海東站)的帶狀空間發展模式。一是全面整合浦東和虹橋機場外圍的功能區,促使機場地區由偏心空間結構向圈層式空間結構轉型,強化機場商務園區功能提升。二是完善祝橋航空城高端航空裝備制造與維修功能,全面對接兩大機場和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統籌上海東站周邊區域開發,打造世界級高端航空裝備制造基地和航空資源配置高地。

3、促進航空產業與其他產業融合,實現航空港與城市產業一體化

加快上海航空產業與其他產業融合發展,是加快上海航空港與城市一體化的重要體現。一是打造多元化特色航空城。聯合中國商飛、上海機場以及陸家嘴金融城,有效利用上海各項政策與經濟優勢,著力打造航空與智能制造、金融、商務服務、國際貿易相融合的多元化特色航空城。二是集聚上下游產業鏈。引入國際航空配件供應商、核心航空產業配套企業,提升上海航空產業配套能級,完善航空產業鏈。三是加強平臺載體建設。促成上海航空工業旅游基地、航空展示平臺、航空科技館以及航空博物館的建設,發展高能級航空旅游產業。

4、大力吸引航空功能性機構,實現航空港與城市功能一體化

充分依托自貿區新片區建設契機,重點吸引和培育航空功能性機構,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一方面,加大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航空功能性機構吸引力度。對新引進的研發設計、航空培訓、航空咨詢等主營業務的企業和機構,一定期限內免征企業增值稅以及企業核心管理層個人所得稅,并予以房屋租賃補貼和投資獎勵;另一方面,提升本土航空功能性機構扶持力度。設立上海航空服務業發展專項資金,用于支持上海航空業發展,加快上海航空功能性機構發展速度。

5加強區域合作,實現航空港與長三角城市群一體化

上海航空港不僅助推上海城市發展,而且有利于輻射長三角,引領長三角航空產業和城市的快速發展。一是完善上海機場周邊的交通運輸網,改善上海機場與長三角其他城市的陸上運輸通道,降低長三角航空物流運作成本,提高上!案哞F 機場”模式中轉率;二是提升上海航空服務業對長三角的輻射力度,拓展上海航空產業鏈的空間服務范圍,提升長三角航空產業整體競爭力;三是充分發揮上海自身優勢,與長三角城市形成基于功能定位的差異化航空協同發展模式,促進上海航空樞紐更好服務長三角和長江流域。



[1] 功能性總部包括國際民航組織、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國際商用航空理事會、國際航空電信協會等,航空制造企業則生產超過了50%的世界中小型飛機。

115期曾道人特码王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 甘肃11送5走势图一定牛 七乐彩开奖 福建22选5第19236期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极速飞艇彩票五码QQ群 短线股票推荐网每日 山西快乐10分20选8 山东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5一定牛